袁贵仁:从乡村教师到教育部长

发布于:2021-09-22 10:05:33

袁贵仁:从乡村教师到教育部长

袁贵仁,男,汉族,1950 年 11 月生,安徽固镇人,1975 年 02 月入党,1969 年 05 月参加 工作,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专业毕业,研究生学历,硕士学位,教授。2015.01——,教育部 部长、党组书记、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组长。 解读袁贵仁的简历, 媒体说, 这是个一生从未离开过教育的部长。 不仅如此, 袁贵仁的一生, 也在被中国的教育制度影响和改变。 袁贵仁的求学经历, 精准地演绎了中国教育制度对普通 国人命运的改变。这样的经历,或许能让这位新晋教育部长,更深刻地体察教育之重、教育 之疾。 在上世纪 60 年代的中国乡村,计划经济统筹着生活。袁贵仁每个学期的学费是 4 块多钱, 家里要卖掉 200 个鸡蛋,换来这笔学费。 袁贵仁的家乡,在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王庄镇南屯村,在本村读了 4 年小学后,袁贵仁 和他的同学们,每天步行两公里,到镇上的小学、初中,继续学业。在南屯村,袁家并非富 裕之家,父母均是农民,袁贵仁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 40 多年后,袁贵仁的同乡好友肖振宏回忆起那段时光:“在学校里,袁贵仁表现优秀, 门门功课都是第一,作文更是好,经常被当作范文。”袁的钢笔字也写得漂亮,被同学当作 字帖临摹。 在上世纪 60 年代的中国乡村,计划经济统筹着生活。袁贵仁每个学期的学费是 4 块多钱, 家里要卖掉 200 个鸡蛋,换来这笔学费。 袁贵仁的家乡,在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王庄镇南屯村,在本村读了 4 年小学后,袁贵仁 和他的同学们,每天步行两公里,到镇上的小学、初中,继续学业。在南屯村,袁家并非富 裕之家,父母均是农民,袁贵仁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

40 多年后,袁贵仁的同乡好友肖振宏回忆起那段时光:“在学校里,袁贵仁表现优秀, 门门功课都是第一,作文更是好,经常被当作范文。”袁的钢笔字也写得漂亮,被同学当作 字帖临摹。 1965 年,15 岁的袁贵仁升入固镇县一中,次年,文化大革命爆发。固镇县中学停止了 正常教学,学生们返回家乡劳动。回到南屯村的袁贵仁,并未放弃读书。“他经常背个大书 包,到学校的图书馆借书,我们就凑到一起看,看完他还回去,再背回来一书包。”肖振宏 说,村里坚持念完初中和高中的只有 4 个孩子,其中包括他和袁贵仁。 那时候,袁贵仁和朋友们的阅读兴趣,是小说和鲁迅的作品。对文学的热爱,也贯穿了袁贵 仁的一生,他的博士生王律评价他,“除了看书,好像没有特别的爱好”。 至今,每次回北师大,袁贵仁都要到学校周边的书店逛逛,“课堂上,他可以随口说出 最新的书籍,推荐给大家”。 在童年和青年期亲身感受到的中国基础教育现状, 让袁贵仁对中国教育的现状有着深刻 的体察。他最能理解一个好的、公*的教育制度,对一个人,特别是一个普通人的一生,会 产生怎样的影响。 1968 年,袁贵仁高中毕业,命运并没有给酷爱读书的袁贵仁继续学*的机会。 此时,中国已取消高考两年,他唯一的出路,是回乡务农。在中国,和袁贵仁有同样命 运的人,被称作老三届(1966~1968 年三年中毕业的初、高中生)。这是中国的教育政策,第 一次不可抗地作用于他们的人生。 在这样的人生分岔路口,将袁贵仁拉回到“与书为伍”道路上的,是王庄中学老校长。“老 校长特别看好袁贵仁,当时学校正好缺老师,便让他回来代课。”肖振宏说。 不仅校长, 王庄中学的数学老师刘广文和语文老师张清迎, 也让青年时代的袁贵仁获益 匪浅。在“读书无用论”成为主流声音的乡村社会里,这两位名牌大学毕业生,把自己偷偷留 下的书借给学生们看,并告诉他们,“无论国家怎么发展,都不能放弃读书,任何时代都需 要有知识的人。” 正是这样的校长和老师,让只有 18 岁的袁贵仁清醒地坚持正确的人生方向,当政治以 不可抗力将他的人生推向一个拐角的时候,他从没放弃过对另一个方向的渴望。 1972 年,因教学成绩突出,袁贵仁获得了到县师范进修的机会。1976 年,仍然是因为 表现优秀,他被借调到五七大学担任政治老师。 “价值论的人学,就是关注人的价值是什么,以及如何实现,这或许正是目前中国教育 的最核心问题。”在国内,袁老师是这个学科的先驱和第一梯队的研究人员。 1977 年,袁贵仁的人生迎来新的转机,取消了 10 年的高考制度在这一年恢复。几乎 没有犹豫,袁贵仁便和肖振宏开始复*。 那是一段历经艰苦而重新获得希望的美好生活。虽然艰苦,却充满激情。两个人把公式 贴在墙上,每天背诵。袁贵仁的爱人给两人送来葱油饼,用煤油炉下面条,他们便像过年一 样开心。 报考大学之前,袁贵仁想读哲学。这让肖振宏很不理解。袁贵仁各科成绩都很优秀,从 不偏科,语文成绩更是优秀,作文从来都是范文。而袁贵仁说:“学哲学可能更有意思,它 可以融会所有的学科,更有高度。”

最终,袁贵仁以 400 多分的成绩,如愿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,攻读马克思主义价 值观专业,之后又完成硕士学位,并留校任教。 在北师大读书期间, 袁贵仁专心于学术研究, 硕士期间有多篇论文发表。 他的研究领域, 从哲学的认识论,发展到价值论,再专注于价值论中的人学。 “智慧、严谨、朴实,低调”,不仅是袁贵仁针对媒体的态度,所有与学问和工作无关的 环节,都被他天然地隔离掉。 从代课老师,到大学老师,到哲学系主任,再到北师大校长,从王庄中学的 1969 年开 始,袁贵仁开始了自己 40 年的教师之路。直到升任教育部副部长时,他依旧坚持在北师大 带博士生,王律便是他众多的学生之一。 “即便工作再忙,袁老师每个月都会和我们一起开两次读书会,大家一起讨论问题,很 开心。”在王律的印象里,老师眼光犀利,“几十页的论文交给他,一下子就能指出你的问题 所在。” 更让她印象深刻, 并让她受益匪浅的, 是刚刚入学时, 袁贵仁和学生们说的一段话,“博 士阶段的教育,对一个人至关重要,能安安静静读书做研究,很难得,我不希望你们发表多 少篇论文,如果能利用这几年的时间,潜下心来做些研究,我就认为你们是合格的学生。” 王律说,同学们都很怕袁老师,不是因为他厉害,而是他对学风要求极严。“我们毕业 时,他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特殊的帮助,他总说,如果你们确实有能力,不需要我去说。” 这样的老师,并不是不*人情。王律记得,2006 年的中秋是个周六,袁贵仁忙完了部 里的工作,匆匆忙忙赶来参加班上的读书会,还特意给大家带了月饼。 今年 3 月 28 日,袁贵仁和爱人回安徽老家扫墓,两人坐火车到了蚌埠,才给肖振宏打 电话。“他每次回来,从来不告诉别人,不想给别人添麻烦。固镇县委书记听说袁部长来了, 要来拜访,也被他婉拒了。” 至今, 袁贵仁仍住在北师大一间只有 60 多*方米的房子里, 肖振宏说, “满屋子都是书, 一个小沙发,坐不下 5 个人。” 当袁贵仁踏着教师之路, 官至中国教育界最高官位的时候, 他内心对这个部门的焦虑和 期盼可想而知。 从电视上知道袁贵仁升任教育部长的消息后,肖振宏立刻给老友发了条短信:“看到你 升迁的消息,十分高兴。”袁贵仁并没有回复。 了解他的肖振宏说,他现在需要的不是祝贺,而是安静的思考,他的这个老友,从来慎 言谨行。 “新部长,最需要的不是魄力,而是一种教育家的情怀,只有有了这种情怀,才能尊重 教育规律办事,并且有决心破除传统观念的束缚。说通俗点就是少点官气,像个老师。”这 是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对新部长的期待。 59 岁的袁贵仁,或许部分满足了这种要求。袁贵仁能有多大的舞台?在这个舞台上,他 能展现多大的可能性?
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